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新闻资讯

OPE竞技

热线电话:4008-888-888

地址:OPE竞技

虚拟世界的儿童社交堪忧:无防人心

发布时间:2019-04-11 19:29 作者:OPE竞技

  原标题:图文:虚拟世界的儿童社交令人担忧近几个月来,因小孩子对抖音等网络社交软件使用不当引发的事故和担忧,在全国也并不鲜见。陕西一8岁男童模仿抖音上“胶带粘门”的整人视频,导致

  近几个月来,因小孩子对抖音等网络社交软件使用不当引发的事故和担忧,在全国也并不鲜见。陕西一8岁男童模仿抖音上“胶带粘门”的整人视频,导致弟弟绊倒摔伤缝了10针;浙江杜先生发现10岁的女儿通过抖音认识一名陌生男子,男子聊天带有猥亵意向

  抖音等短视频APP的流行,让许多孩子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网瘾,过早面对在他们这个年龄还看不懂的成人世界。孩子们为何对虚拟世界如此痴迷?家长到底该如何做,才能引导孩子正确而科学地使用网络软件?

  记者进入与抖音类似的多个短视频APP发现,在用户注册时,大都有选填年龄的步骤,但并未设置年龄门槛。用户发布的短视频显示,不少用户为6岁到十多岁的中小学生,其中女孩又明显多于男孩。有的孩子发视频的频率非常高,最多的一天可以发十几个。

  短视频中内容良莠不齐,有骂脏话还自鸣得意的,有炫耀从国外买奢侈品的,有无底线恶搞的,有宣扬早恋的,有虐待动物自得其乐的为吸引粉丝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。还有小女孩直接扮可怜,举着“我要一万粉”的纸牌,视频下方则写着:“如果你关注我就会有10个粉丝,因为我有10个号,每个号都会关注你。”

  有的孩子则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人的“下线岁女孩慧慧(化名)的抖音账号下方,写有“师傅”“妈咪”等字样。慧慧得意地介绍,师傅收徒是有要求的,比如所有的视频都要艾特对方,用户名要改成“某某的徒弟”,这样又能结交一些网友,共同提升粉丝数量。

  记者通过慧慧的抖音号往上搜索,发现师傅的上面还有师傅,搜了十几层也找不到源头。有的师傅有一二十个徒弟,徒弟都会按师傅的指引,购买各类视频发在自己的抖音号上,在艾特他人的过程中不仅形成了二次传播,也会吸纳一些感兴趣的同龄人加入和关注,最终建群固定销售。

  一些用户还会将粉丝进行“导流”,让他们扫二维码加入微信群或QQ群,群里不时发送打字、中奖等各种小广告。记者试图加入这些群时,发现有的群设置了一些非主流的问题,直接将一些成年人用户拒之门外,有的则直接注明“只有00后才能入群”。

  “这些短视频里面什么都有,年龄小点的孩子缺乏辨别能力,模仿能力又强,跟着学的东西有好有坏。”在采访过程中,多位家长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担忧。

  家住光谷的何女士现在都还有些后怕,有一次她发现,女儿微信给他人转账40元。询问才知道,一个抖友在群里推荐一个聊天的APP,声称只要交40元会费,聊天都可以赚钱。对方还发来了一些截屏以示证明,上面显示每聊一句线元聊币可以兑换一元钱,还有一些兑换成功的转账记录。但何女士看到,这些截屏内容很有暗示和挑逗性,都是“哥哥”“妹妹”“睡不着”等字眼。“孩子对这些平台不设防,这是最让人害怕的。”

  一位家长在网上留言说:“有一次收了儿子的手机,他就跑去同学家,好不容易找回来,他妈妈就妥协了,怕孩子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。因为隔壁一个小区就是因为不给孩子玩手机,一个品学皆优的初一女孩瞬间就从六楼跳下身亡。”

  多位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陈,由于平时工作忙,对孩子的关心不够,配手机主要是为了联系方便,在监管上也就有些松散,没有意识到其危害性。家长们希望,在网络技术快速发展的同时,有关部门对短视频APP加强监管,严格设置准入门槛,细化内容审核标准,净化网络环境。

  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磁共振基础研究部主任雷皓,7年前就开始关注青少年网络成瘾的问题。他介绍说,有研究表明,若对抖音等网络社交软件使用不当,使用者可能像赌博一样上瘾。以抖音为例,使用者通过模仿练习和录制发布视频来吸粉,获赞或红包打赏,这些“奖赏”信号都能激活大脑中的奖赏中枢,释放多巴胺,使人产生渴望、依赖,进而深陷其中。

  湖北省心理卫生协会理事、武汉市妇联心理援助团高级咨询师潘兰称,孩子在成长期有很多心理需求,如被倾听、被鼓励等。一旦在现实世界得不到满足,便会对网络世界中的满足感形成依赖。

  “近年来,类似的求助案例每年都在持续增长,我每天至少会接到3个这样的个案。其实很多父母自己都断不了网瘾,更别提指导孩子正确地使用网络。”潘兰说,许多孩子都有一个共性,即他们都没被父母认真倾听过。潘兰建议,家长多和孩子以民主尊重的方式沟通,给建议而非直接干涉批评;同时帮孩子提高社会交往的技巧,在现实世界里寻找自尊、自信和成就感。

  记者采访中发现,这些孩子的世界都非常单纯。他们待人真诚,想法直接,更无防人之心,甚至把网络对面的陌生人都当作朋友。他们很关注每天涨了多少粉,这是他们被认可的一种方式。以下是记者与10岁女孩悦悦(化名)的部分对话。

  悦悦:玩了1年了,班上很多同学都在玩,我们还会比谁的粉丝多。以前我自己拍的视频,涨粉特别慢,也没人点赞。后来通过一些短视频留下的二维码,我加入了一些群,他们都会关注我,成为我的粉丝。那些二维码也很可爱,我给你看

  悦悦:(得意)快3000人。我以前买过“6元快刷粉丝1000”,但到2000多人后又涨得很慢,我就在抖音上拜了“师傅”。我师傅可厉害了,她的粉丝有3.1万个,教我怎么做视频,还会介绍粉丝给我。

  悦悦:是的。我还卖了几盒给同学,一盒10元,卖一盒可以赚1块钱,我赚了3块钱呢。

  记者:这些彩泥都是三无产品,你有没有想过,同学用过也许会起疹子,而且还可能对身体健康有其它隐性影响?如果同学因此而生病了,你会愧疚吗?

  悦悦:太多了。以前还加过一个卖眼影的群,只要花200元买一盒眼影,就可以和群主玩“石头剪刀布”,赢了能得一部苹果手机,或者折现。但我还没来得及买,群就被妈妈删掉了。

  悦悦:当然是真的,群里有人就赢了,还得了现金奖励,有截屏的画面给我们看。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OPE竞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