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新闻资讯

OPE竞技

热线电话:4008-888-888

地址:OPE竞技

崔永元:为连环画可以矫情的人 So:连友顶你

发布时间:2019-03-13 13:48 作者:OPE竞技

  ,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,《电影传奇》栏目制片人,国内“腕”级连环画收藏爱好者,至今已将中国电影连环画基本收齐,并主持出版一百本中国电影百年的连环画。

  崔永元从不自诩为收藏家,但是人们把他视为收藏家,并集了他的语录。崔永元说过:“作为一个成人、一个经济基础丰厚的成人、尤其是一个有了名气的成人的好处,便是可以纵容自己的嗜好。”

  “多半人都爱钱,那还是很致命的爱好,多少人为它赴汤蹈火!我爱小人书。”从热爱到收藏,再到亲自扮演连环画中的人物,崔永元应了一句话:“不疯魔,不成活。”

  依靠痴心和名人效应,崔永元成了连环画收藏界的“大腕”。1997年连环画开始在中国复苏之时,崔永元已能收到每一本国内新出版的连环画,包装自然都是一年比一年精美,可是“都特别差,一本好的都没有!”所以,他更用心地收集老版本了。

  崔永元喜欢小人书的经历与常人无异,小时候考试考得比较好了,父母会开恩赏赐两毛钱,他会头也不回地一猛子扎进书店,指着书架,上的书说:“阿姨,您拿那本我看看。.... 他总是摩挲了五六遍之后,才决定买哪本回家。

  “这些我全要了。”是崔永元最想说的话。这是因为他不可能全包圆时内心最大的期许。于是,从那时他就暗暗在心里发誓:“等有一天我挣钱了,出一本买一本!等到崔永元手里有钱的时候,中国的连环画已经步入低谷,“跑马书”充斥市场。

  连环画迄今已经出了7万多种,崔永元专攻老电影连环画。他说,小时候如果书店里有8本连环画,而只能挑选两本买回家去,他一定会选择电影连环画。部队大院里有时候会放电影,收音机里有时播放加上了解说的“电影录音剪辑”,有了这些打底,崔永元能把电影连环画看活,他的境界已经到了翻开第一页,音乐便响起,往后翻时,演员的台词会在耳边响起来,就像给自已放电影-一样,“这种感觉挺美好的”。

  《桥》,新中国的第一部电影。它的连环画版本,崔永元只见过两次。一次是在上海的一位连友家里,64开的版本,朋友见他太喜欢便送给了他,得之甚喜。再一次是在沈阳一位连友家里看到的50开版本,老先生说:“你这么喜欢,那你保存吧。”《桥》已经递到崔永元的手里,可是他突然发现老先生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,“不收藏小人书的人不能理解这种感情,它们就跟命根子似的,和钱都没有多大关系”。崔永元坐下来郑重地把它看了一遍,还给了老先生:‘您留着,我要看的时候到您家来看。”崔永元也有被人坑过的时候,这种电影连环画市场价格不会超过80元-本,因为它不像手绘的那样有艺术价值,而且原始的都是将电影投射到墙上,拿照相机照下来而制成。可惜在a8z8连环画找了一下,并没有这本书。

  但曾经有小贩把握他会只要喜欢就有可能不惜代价的心理,以2000元一本的价格卖给了他一本《白毛女》。

  电影连环画总共也就3000多本,崔永元现在已基本将它们都纳人了囊中,这是多年来努力的结果,“给你100万,你花1年的时间也不可能搜集完全。”崔永元干脆做了一件更让自己过足瘾的事情,他找到一位朋友给他投资了五六百万元制作了100本32开的中国老电影连环画,而且全部是用电影胶片来梆,崔永元对于它的质量要求苛刻得不行:画面的明暗对比度、空间感,是否保持了连环画朴拙的观感。.... 他都要鸡蛋里挑骨头。

  “只要别给这位投资的大哥赔钱就行,以后卖了连环画把钱还给人家,然后我自己有了一套中国电影百年的连环画,这事儿就算是圆满了。”

  崔永元爱说自己“不正常”,生活区域十分狭窄,就是“家一办公室”两点一-线地跑,不爱与人打交道。从他毕业到现在,社会发生了变化:人们从关注职称分房转到只关注挣钱,这两个“关注”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,提不起来兴趣,与其硬着头皮去让大家跟自己一起难受,不如待在家里翻翻从小便喜欢的小人书和历史书,或者到办公室跟一部老电影较较劲,这日子就过得很充实了。

  崔永元说自己当初误打误撞进入连友圈,人问知道王家龙不?不知道。收藏连环画的人连王家龙都不知道就会遭到鄙薄。到王家龙家里看了一眼之后,“我立刻就晕了,他的每一本连环画都是原价买回来的,这就很了不起了!”崔永元佩服这个真正喜爱连环画的人,而对那些只买卖不收藏的伪连友深恶痛绝。

  另有一个连友是上海的房地产商,崔永元在一次连友聚会上无意中结识到他,聊起来也是一个小时候没钱买小人书,长大了之后扩大化地实现儿时梦想的人。他不但四处搜罗小人书,而且出版了一套小人书,都是用精良的宣纸印刷。

  崔永元说有时到了上海,连同学都不找,也要去看望一下这个因“几本小人书让我们两个工作生活毫不相干的人死死地绑在一起”的连友。

  崔永元的家中特别辟出一个专门的房间存放这些小人书,温度、湿度都被严格控制,其规范程度可与国家资料馆媲美。每次翻读这些“宝贝”时,他都会戴上特备的白手套,小心翼翼轻拿轻放,以免书的“品相”遭到损坏。

  2002年,崔永元患失眠到了很严重的地步,整个人变得痛不欲生。心理医生劝他找个喜欢做的事情去,他马上就想到了老电影和小人书。“晚上到了两三点钟还睡不着觉,我就把小人书拿出来,都摆在桌子上,挨个儿看,把我收集的海报拿出来,一张一张看,心情很快就平静下来了。”

  能够实现幼时梦想的人是幸福的,崔永元将老版电影连环画搜集得差不多齐了,还完全按照自已的设想出了一套新的,如此“自我实现”、肆意于自己的爱好,不是想做到就能做到的。

  姜维朴收到过崔永元送给过他的一本书《不过如此》,尽管当时已将近80岁了,他还是克服视力不济,粗读了小崔的作品,尤其是把崔永元关于连环画一段,反复咀嚼了好几遍,后来姜先生给出一句评语:崔永元的《不过如此》洋溢着对小人书的一片真情。崔永元对自己与连环画的不解之缘是这样描述的:

  但我不能不告诉你,我爱小人书。我的理直气壮是因为我无可奈何,谁让我的精神世界是小人书构建的。

  在那个物质和精神同样匮乏的年代,小人书像一盏油灯以微弱之光驱散我们眼前的黑暗。

  小人书带我们遨游远古,触摸历史。有趣的是,孔孟之道进入我们的视野都是从画页上失魂落魄的孔老二开始的。

  在孩子们的眼中,小人书里的战争少了几分惨烈和残酷,取而代之的是几分俏皮,几分浪漫。

  小人书造就了这么一代人:他们揣着支离破碎的知识,憧憬着灿烂辉煌的未来,装着化解不开的英雄情结,朝着一个大致确定的方向,上路了。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OPE竞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网站地图